都是值得高兴的事

2020-06-22 08:23

29日两则新闻与工资收入相关。一则是人社部公布最低工资标准涨幅,相比去年全国最低工资22%以上的平均增幅,今年上半年“19.7%”的增幅略有放缓。另一则新闻是,从全国27个省市区公布的数据来看,27个省市区上半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比增速均大于其cpi同比涨幅。

然而,垄断导致的行业收入差距,至今没有大改观。尽管促进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的42项实施细则目前已经全部出齐,但如发改委所说,“新36条细则与社会期望有差距”。也就是说,垄断在继续拉大行业收入差距。很显然,调节收入差距离不开收入分配改革方案,这个方案据说将在年内出台。在目前缺少这个方案的情况下,今年上半年人均收入的增长继续按照原有的轨道运行,即还是高收入群体收入增长较快,拉高了人均收入。那么,被拉高的人均收入即使跑赢了cpi,对人数众多的中低收入者来说,又有多少意义呢?

cpi之所以没有跑赢人均收入,原因之一在于经济增速放缓影响到了cpi数据。但是,随着稳增长政策措施的不断出台,必然会影响到经济增速,那么,cpi很可能会较快增长。而即使经济继续放缓,也不排除cpi快速增长,因为货币政策调整会不断释放流动性。

对于大多数民众来说,统计数据或许只是在纸上画的一张大饼,至于多少人真正能吃到这块大饼,则是另外一回事。这就需要通过统计改革,一方面揭开人均收入背后的不同群体的收入差距真相,另一方面让cpi计算细则透明起来。否则,看到人均收入跑赢cpi或gdp,多少令人产生“被幸福”的感觉。

另一方面,虽说人均收入无论是跑赢gdp还是跑赢cpi,都是值得高兴的事,毕竟民生也随之获得了一定程度的改善,但我们仍需要理性看待各种数据的变化以及各种对比的结果。人均收入跑赢gdp、cpi,很容易被理解为主动调控的结果,然而,人均收入增长也存在“被增长”的情况,cpi数据与公众感受也有距离———譬如,统计数据显示人均收入增速在10%以上,而很多人的实际收入增长根本达不到10%;再比如,统计数据显示,6月份cpi同比上涨2.2%,但从上海一个“家庭账本”来看,食品价格指数远超2.2%增速。

去年底公布的一个报告指出,1985年到2009年,居民间的收入差距正在逐渐扩大。而在目前,似乎只有个税调整之后,用个税来调节收入差距,但如一位专家所说,个税调节收入差距“力不从心”。显然,调节收入差距的“核武器”不只是个税,还要打破行业垄断,让灰色收入透明,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等。

这两则新闻内容有着密切联系。按照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的说法,2012年上半年居民收入快速增长有两个原因,一个是减税,一个便是各地最低工资指导线的调整。也就是说,最低工资标准调整是上半年人均收入跑赢cpi的原因之一。在上半年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,各地政府能顶着压力上调最低工资标准,值得肯定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人均收入跑赢cpi的更重要原因,一是与高收入群体收入增长过快有关,二是与cpi增速创出新低有关。